沫忆的恋

就是,all控

送花的小久:QAQ
收到花的轰:结婚吧

[轰出胜]关于娱乐圈的战争

  巨ooc!!
第一次轰出胜求别喷呜哇



   1

  
  绿谷和爆豪是偶像。
  两个人是同一个团。
  绿谷负责写歌,然后唱,而爆豪负责跳舞和rap。
  两个人是幼驯染,这是整个娱乐圈都知道的事情。
  但爆豪很明显的讨厌绿谷,这也是整个娱乐圈都知道的事情。
  虽然爆豪并没有感觉自己这样到底哪里不好,甚至认为这是宠溺的形象。
  呵,活该单身。
  
  
  2
  轰焦冻是个大影帝,众人皆知。
  冰山男的人设让轰焦冻有点烦恼。
  我也想向主持人提出和出久一组。
  我也想揉出久的头。
  出久好可爱!他是世界的珍宝!
  轰的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像个刚恋爱的小女孩一样疯狂尖叫打call。
  那为什么轰焦冻一个影帝会认识绿谷?
  我哪知道。
  
  
  3
  某期综艺。
  作为轰焦冻新电视剧的主题曲作者绿谷出久和他的好搭档爆豪胜己被同时邀请进去。
  现场炸了。
  主持人在分组环节说:
  “好,现在绿谷和爆豪分别为队长,由我们现场的嘉宾选择自己的小队可以吗?”
  爆豪立马:“不可以!!!凭什么让我和废久对立啊?!给老子重分组!!”
  主持人瑟瑟发抖:“可是……”
  爆豪:“哈??”
  主持人:向黑暗势力低头。
  然后爆豪就理所应当的进了绿谷那一组,并且狠狠的揉着绿谷的头,绿谷疼的眼泪汪汪的:“小胜……轻点……”
  爆豪:……妈的好可爱
  看着绿谷通红的鼻尖和委屈巴巴的眼神,结合着刚刚那句话……
  爆豪联想到了少儿不宜的东西。
  
  4
  今天的爆豪粉和绿谷毒也在互掐。
  [某爆炸头能不能对我家小久好一点,我家小久每天被欺负当我们粉丝不存在啊!]
  [某绿发男星赶紧滚出这个团吧!别蹭我家爆豪的热度了!]
  [啊啊啊啊啊爆豪式傲娇示爱!!!我死了!!]
  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5
  由于爆豪的要求[威胁],主持人从新分组,然后说:
  “那……红队就让轰君来当队长好吗?”
  柿子挑软的捏。
  这个冰山人设就是软柿子。
  因为冰山不怎么会找事。
  主持人这样想到。
  可是轰焦冻会妥协吗?!
  他也想和出久一组啊!!!
  “我……”
  他刚开口一个字,就看见经纪人八百万在下面用口型说“人设。”
  什么辣鸡人设我不要了!!
  
  
  6
  [今天也是舔暴轰总美颜盛世的一天!!]
  [啊啊啊轰总好帅!!眼神杀雾草冰冷冷的!!]
  [轰总为什么对分组欲言又止的?]
  [不知道啊……]
  [难道是因为想和爆豪一组??]
  [???]
  成功被误会了呢,轰焦冻。
  
  
  
  
  7
  轰单独约绿谷出去吃饭了。
  因为他想像粉丝解释一下。
  我喜欢出久,爆豪才是那个第三者。
  绿谷因为和大影帝单独吃饭,有点小紧张,一直低着头,也没有吃东西。
  但他感觉到有个炙热的视线。
  抬头和轰对上了眼睛。
  确认过眼神,是轰君的眼神。
  “那个……轰君?”
  虽然知道轰一直都是很高冷的,但这个眼神是什么?
  轰没有答应绿谷,猝不及防站起身,突然向对面的绿谷贴近。
  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就与轰鼻尖对鼻尖了。
  “绿谷,我想和你成为好朋友。”结婚的那种。
  “可,可以啊,轰君这样说很让我感到荣幸呢!”
  然后轰拿出手机,非常自然的说:“那我们各发一个微博,以示好朋友的证据。”
  绿谷:“……好。”
  为什么要发微博啊?
  我是绿谷,我有点懵。
  
  
  
  8
  微博炸了。
  百年不发一张自拍的轰发了自拍。
  而且还是合影!!
  配字如下
  [有幸邀请到了绿谷吃饭,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以后可以经常见面吗?]
  绿谷转发[可以哦,很荣幸。]
  爆豪转发:[??!!!]
  八百万:……轰啊!!!
  轰粉丝:这俩人咋认识的?
  爆豪粉丝:我男人怎么那么激动??
  
  
  
  9
  绿谷拖着疲惫[不要想歪]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没有注意自己家的灯是开着的。
  他脱掉鞋关门,下一秒举报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推到了门上。
  “喂……废久!你这么久没回来就是和那个阴阳脸出去吃饭了?!”
  绿谷一脸懵。
  阴阳脸是谁?
  见绿谷不但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一脸懵,爆豪就好生气。
  明明是自己一个人的废久!淦!
  所以那个阴阳脸为什么看上废久了啊!
  “阿喏……小胜?”
  爆豪看着绿谷闪闪发光的绿色眼睛。
  心脏暴击。
  哼。
  
  
  
  
  
  
  
  10
  今日热搜话题
  [爆豪公然宣布要挑战影帝轰焦冻为哪般?]
  [轰焦冻接受挑战为哪般?]
  [他们要挑战什么?]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绿发小可爱:
  你猜:)
  
  

雷狮[正巧格瑞和嘉德罗斯在打架,这个小鬼……我绑走了]
金[???]
后面有智障条漫hhh

[all金]那个凹凸游戏④

♛辣鸡文笔

♛all金

♛ooc

[4]
  金很惊讶,但是游戏容不得多想,兔子已经飞奔而来。
  “渣渣!”
  嘉德罗斯开了语音。
  金咬牙,手飞速的甩开鼠标,闪过攻击。
  右手甩开鼠标后,金飞速的发动[矢量—缠绕],抓住了格瑞兔。
  嘉德罗斯踩着大罗神通棍从天而降,棍子在不停的放大,放大,最终砸在格瑞兔的兔头上。
  金一边熟悉嘉德罗斯的节奏,一边思考。
  不管是头巾,眼神,还是动作,甚至是武器都颇有几分相似格于瑞。
  那这就是已格瑞为原型的NPC了?格瑞同意了吗?
  金想,自己没记错的话,格瑞的弱点是头巾的部位,那个地方好像受过伤。上次金不小心碰到,让格瑞面无表情的脸成功裂开了,呲牙咧嘴的。金还自愧了好久。
  金:对不起啊格瑞这是为了赢啊反正你也不可能是个兔子对不对哈哈……
  他打开语音,冲着已经超级不耐烦的嘉德罗斯喊到:
  “嘉德罗斯!冲着头巾部位打!”
  嘉德罗斯没料到金早已开了语音,金这么大的声音成功吓到了他,然后他的手就抖了一下。
  正在爆发高强度手速的嘉德罗斯抖了这一下,打断了连击,又被格瑞兔一个爪击打掉1/4的血。
  “渣渣!乱嚎什么!”
  嘉德罗斯气急败坏的说。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他的弱点就是头巾部位……”
  金连忙操纵着矢量箭头补上嘉德罗斯的连击。
  嘉德罗斯一边吃红瓶回血,一边看向已经补上连击的金。
  不得不说这小子有点水平,雷德他们都跟不上自己的操作。
  补完血的嘉德罗斯立马操纵这冲上去,趁着金再次使用[缠绕]技能困住格瑞兔的间隙,打出[岩浆地狱]高级效果,技能准确,成功击中目标。
  格瑞兔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哇,大罗神通棍攻击好高哦,掉的好多。”金继续发动矢量冲击。
  嘉德罗斯心底的小尾巴快翘到天上了,语气稍有轻快道:“呵,大罗神通棍的攻击可比你这个箭头渣渣高多了。”
  话音刚落,金打出一个金光,格瑞兔再次掉一半的血。
  嘉德罗斯:“……”
  金还不明所以:“啊?你刚刚说什么?”
  嘉德罗斯:“没什么。”
  敲,好打脸啊。
  看着金打出最后一击,嘉德罗斯才想起一个事。
  “渣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啊?烈斩告诉我的。”
  金一边捡着掉落的奖励,一边回答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寒风药剂你需要吗?”
  寒风药剂是一种装备,可以在竞技场、或者打副本时使用。
  用法很简单咯,趁着对手走神之际把药瓶丢出去,对面就被冻着了。
  这个药剂在新手非常受欢迎,毕竟实用效果高,而且又操作简单。可惜的是拥有三瓶以上的并不多,唯一的两个获取途径,一个是打怪掉落,一个是买。
  掉落率低,价钱又超贵,所以用的人很少。
  但金不一样,金对这个游戏没有氪一分钱,却有四瓶药剂了。
  不得不说,主角光环还是很伟大的。
  嘉德罗斯:“不用了,我还有两瓶,这东西,我需要吗?”
  金看着这个药剂,有点遗憾的说到:“可是我药剂背包满了哎,这种药剂我也不用……”
  嘉德罗斯没有吱声,只是静静的听着这个叫“金”的傻小子自己嘟囔。
  本来只是看见他自己组队,想看看这个抢了自己第一的人到底有多强大,还以为是个职业选手,看起来不过是和格瑞熟悉的同龄人罢了。
  嘉德罗斯开语音完全是嫌打字麻烦,可是没想到金也开了。
  当充满朝气的声音在耳机里面炸开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愣了。
  那种充斥着阳光,好像没有烦恼的——
  那一刻,尘封已久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的跳起,像是勾起了什么,却也抓不到
  没有心烦意乱,倒是有些舒服。
  这种嘉德罗斯从来没有的情感。
  想了解他,和他走的近一点。
  

————————

其实,这篇文本来不想发。
我不把文写完一般不发
可是啊
最近all金的粮好少……
发生什么了吗……

这里软糯,多多关照

[all金]那个凹凸游戏③

♛烂文笔

♛ooc

  格瑞表示脸上面无表情,心里mmp。
  又是一个对他发小图谋不轨的人。

    
  
  
  回到家的金认认真真的把作业写完,才登陆了游戏。
  格瑞突然有事,估计要10点回来。
  看着因为这次月排行而清零的积分,叹了口气。
  他点开副本栏。
  “寒冰湖……击败寒冰湖SS级BOOS将得到十万积分?!”
  这是今天新发的副本,世界频道也在不断的刷屏。
  [这什么怪物?最高不是S级吗?]
  [SS级有人试过了吗?要过五十级才可以打的副本啊!]
  [靠!这什么怪物!后面怕不是有个职业玩家操作啊!]
  看着刷过去一条条的抱怨,金小小的担心了一下。
  但是因为奖励很诱人啊!十万积分可以完全稳定在前十了。
  [温馨提醒各位玩家,你们五人组队也赢不了的[黄手再见]]
  金暗戳戳:“我就试一下!就组队一个人!”
  站在寒冰湖的副本门口,周围全是跃跃欲试的玩家,但大多数出来都是垂头丧气的,副本发布7个小时了,连一个首杀都没有。
  金发送了一个组队申请。
  周围玩家看见金的ID,忍不住凑过来准备邀请他,结果还没点进去,就见[成员已满]。
  大罗神通棍!
  金惊讶的看着和他一起组队的人。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可当他还在震惊之余,嘉德罗斯发来一条信息。
  [渣渣,看见我吓傻了?还不开始?]
  又是“渣渣”。
  金非常不满意这个称呼,不过大赛第一和大赛第二的组合,也是不错的。
  进入副本,映入眼帘的是满目冰蓝。
  有点刺眼。
  为了更凸显寒冰湖的气氛,游戏特意把副本设置成下雪情节,虚拟的画面却很真实。
  只是,四周太静了,连一个小怪都没有看见。
  嘉德罗斯也摇晃着视角,不停的左顾右盼。
  不对劲。
  按理说,一般的副本,都会先出现几个小怪袭击,小怪好打,但没有积分。不过如果杀够一定数量的小怪后,BOOS才会出现。
  矢量箭头:[好安静。]
  大罗神通棍:[确实。]
  矢量箭头:[我觉得是直接打BOOS。]
  虽然这个想法在嘉德罗斯这里简直是滑稽之谈,不过他心里有个莫名的声音在告诉他,听一下金的。
  这种,不受控制的举动。
  大罗神通棍:[为什么?]
  矢量箭头:[C级boos230个小怪,B级160个,A级100,S级50。]
  矢量箭头:[也就是,我们要不然还需要杀掉30-10个怪物,但现在始终没有出现过一个。]
  矢量箭头:[我怀疑BOOS需要我们自己找。]
  嘉德罗斯手指有节奏的点着桌子,眼神放在金一篇长篇大论中。
  不得不说,这个渣渣的分析能力不错,怪不得抢了我的第一。
  大罗神通棍:[现在?]
  矢量箭头:[周围有冰开出来的两条路,咱们两个分头找吧!]
  大罗神通棍:[好,我左。]
  两人就此分开。
  金操纵者矢量箭头,不停的切换视角,查看周围情况。
  周围似乎什么都没有,金一边走,一边点开地图简介。
  寒冰湖,顾名思义,在冰天雪地里面的湖。
  金踩了一脚地面的冰,没碎。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是地面。
  那么湖在哪里?
  
  矢量箭头:[棍哥,一会看见湖!一定喊我!那里可能是boos出现的地方!]
  大罗神通棍:[别说,看见了,在打。]
  
  
  
  不得不说嘉德罗斯操作果然厉害,在高度集中打boos的情况下还能抽空发消息。
  金立刻在地图上标出嘉德罗斯的位置,发动技能[矢量疾走],向嘉德罗斯飞奔而去。
  幸亏这个游戏人性,有一个标识,不然就算是游戏,金也绝对找不到地方。
  入眼便看见嘉德罗斯正在和boos搏斗。
  棍子灵活多变,速度飞快,攻击强大,可奈何毕竟是ss级的boos,嘉德罗斯也只是打掉boos四分之一的血。
  可以看出嘉德罗斯已经不耐烦。
  金仔细的看着boos,boos是一只雪白的兔子,不过这兔子感觉有点熟悉。
  等等等等!这面瘫脸!这紫色的眸子!
  格瑞啊!

[all金]那个凹凸游戏②

♛烂文笔

♛ooc

  第二天,金穿好衣服就喊上格瑞出了门。
  “格瑞格瑞!今天晚上你就陪着我一起刷积分嘛!”
  金拉着格瑞的手撒娇。
  格瑞淡淡的瞥了金一眼,叹了口气,道:“真拿你没办法。”
  仿佛现在心里美滋滋的人不是他。
  得到回应的金绽开了笑,让人移不开眼。
  学校里似乎还是那么欢乐,金拉上风纪委员的袖章,站在校门开始迎接大家。
  “早上好,金。”
  紫堂幻走来,对自己的同班同学兼好友打招呼。
  “早啊紫堂,你游戏玩的怎么样了?”
  紫堂幻低头挠挠脸,不好意思的说:“也没怎么样,这几天没和你一起刷积分,我跌下一百五十名了。”
  “啊?那紫堂,以后我还是和你一起刷吧!”
  “哎?不会麻烦你吗?”
  “不会啦!我们是朋友吗!”
  只是……朋友吗。
  “我知道了,谢谢你金,今天辛苦了。”
  我赶不上你了吧。
  没关系的,我只当追随你的影子就足够了。
  金回了大大的笑容,说谢谢。
  他对谁都不苛刻,笑容永远那么大,谢谢永远不厌其烦。
  像阳光,让人忍不住靠拢。
  
  说起这个学校,因为每天会有学生会整顿,所以纪律还是很好的,尤其是轮到金值日的时候,校长总是会热泪盈眶。
  很多不良少女中二少年居然好好穿衣服了有没有!
  还居然乖乖听了值日生的话!
  如果不是学生会也要休息简直想让金值周一学期好不好!
  但对于检查,纪律。唯一例外的就是[雷狮海盗团]吧。
  校长对于这样的学生真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孩子从小离家出走说要征服星辰大海,对于校方的多次劝阻也是无动于衷,甚至变本加厉也是很无语。只要雷狮不妨碍别的学生学习,他就不会怎么样。
  校长告诉金说:遇见雷狮他们,就不用管,让他们进去好了。
  金也就乖乖听话了。
  今天雷狮海盗团今天大团聚了一次,酷炫狂拽的气场横扫整个前门。
  尤其是雷狮微挑的紫罗兰眼眸,深邃耀眼,钩入灵魂的深处。
  看着这气场,金默默的像旁边移动了一小下。
  校长不让我理他们,你们赶紧走吧走吧。
  金默默腹诽着。
  雷狮扭头看见金发的少年拿着小本子,越过他们直接奔向旁边的人。
  他看向了少年的眸子。
  和自己弟弟不一样的。
  天蓝的,清澈的。
  在阳光下也遮不住耀眼的星光的。
  像是大海,布满星辰。
  雷狮问自己忠实的弟弟卡米尔:“卡米尔,他是谁?”
  “我的同学,金。”
  卡米尔拉高了自己的围巾,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金,又火速的收回视线。
  “哦?”雷狮绕有趣味的嘴角上扬,眼神紧锁着那个娇小的身影。
  “卡米尔,有时间,喊他出来玩怎么样?”
  佩利不解的问:“大哥,为什么要卡米尔喊?我们直接把他绑来不就行了吗?”
  雷狮没有说话,倒是帕洛斯看着沉默的卡米尔,和雷狮灼热的目光,悄悄挑起嘴角。
  有趣了,海盗和军师被一个一半天使和一半恶魔的人欺骗了。
  
  
  
  结束一早读的值日,金小心的把袖章摘下来,放在门卫处。
  丹尼尔老师稍微拖了一下早读的课,金礼貌的敲了敲前门,说:“报道!”
  丹尼尔笑着说:“进来吧,金。”
  围观腐女表示这个温柔笑他们没见过。
  金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同桌卡米尔拉低了帽檐,说:“金,早上好。”
  金小声回到:“早上好。”
  他虽然知道卡米尔是雷狮海盗团的人,但这并不妨碍金一颗交朋友的热烈心,毕竟在他看来,卡米尔和他的大哥比起来,简直是天使。
  天使?呵呵,不存在的。
  等到丹尼尔老师宣布下课,金终于有了可以喘气的机会,他趴在桌子上伸懒腰,手直直的戳向坐在自己前面的格瑞。
  格瑞正在认真思考题目,被金这么一戳,思路全部被打断了,他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金。
  ……等等他看到了什么?
  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在!满脸宠溺的盯着他敲可爱的发小?!
  这怕不是又要多出来个情敌。
  
  

[all金]那个凹凸游戏①

♛烂文笔

♛ooc

♛本来想屯到20章再发,但是all金快跌20了,我忍不住啊!
  金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跑回家后就打开电脑,登号。
  他最近在玩一个网游,[凹凸世界],一个杀怪得积分然后换更强的装备的游戏。
  “让我看看……第一是……”
  金对游戏可以说是非常的有天赋,他的操作十分漂亮,手速也是飞快,虽然入坑最晚,预赛就要结束了才入坑,但……
  “哈哈!第一,矢量箭头!”
  金开心的拍手,蓝色的眸子耀耀生辉,像天空一样的清澈。
  然后他的消息栏闪了闪。
  大罗神通棍:你是那个抢我第一的渣渣?出来战!
  金歪了歪脑袋,才注意到这是以前霸占榜首的大佬。
  可是,金不想和他打。
  现在是晚上11点,金本来就只是登号查看一下排名而已,谁会想到大罗神通会守着?
  矢量箭头:那什么,我今天要睡觉了,你要是精力充沛,不如去找烈斩?
  他毫不犹豫的把发小给卖掉。
  烈斩是金的发小格瑞的ID,在金没有入坑之前,大罗神通棍每天满世界的找格瑞PK。
  每一次提到,格瑞都会皱眉评价:“自大狂和神经病。”
  就知道自己得到第一后大罗神通棍一定回来找事呢……
  于是金又毫不犹豫的把游戏关掉了。
  才不理你呢,略略略。
  
  
  
  
  电脑对面,嘉德罗斯看着矢量箭头渐渐灰白的身影,才发现他已经下线了。
  嘉德罗斯鎏金色的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低声的说:
  “呵……渣渣不配是渣渣……”
  看着金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敲开烈斩的弹窗。
  大罗神通棍:格瑞!出来跟我打一场!
  烈斩:……嘉德罗斯,你看看几点了。
  格瑞和嘉德罗斯早就换了各自的名字和QQ,所以嘉德罗斯有事没事都会敲格瑞QQ,疯狂的喊pk。
  大罗神通棍:我才不管几点呢!格瑞,矢量箭头是你的发小对吧?哼,今天和你打完,以后,我就去找矢量箭头打!
  烈斩:……嘉德罗斯,我陪你打,以后不许找金。
  [烈斩撤回了一条消息]
  大罗神通棍:我看见了格瑞,他叫金啊。
  烈斩:……
  您的好友烈斩以下线。
  对于现在唯一一个可以和自己开jjc的人也下线,嘉德罗斯到没有什么生气的,他倒是觉得莫名开心。
  金……
  
  
  格瑞看着黑下去的电脑,表面波澜不惊,心底波涛汹涌。
  完蛋了完蛋了居然把金的名字透露出去了这可怎么办虽然嘉德罗斯和我交换了名字但我真的不想让他认识金啊啊啊……
  格瑞痛心疾首的……敲开了金的门。
  金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他抬头问:
  “格瑞,你怎么来了?”
  格瑞捂鼻:“金,我不小心把你的名字给大罗神通棍了。”
  谁知金毫不在意的说到:“给就给呗,反正我也没关系,他又不会因为一个名字找过来。”
  他擦擦头发,又说:“不过格瑞,你把大罗神通棍的名字也给我说一下吧!这样不就扯平了吗!”
  格·宠金·妻奴·听老婆话·瑞毫不犹豫的说:“他叫嘉德罗斯。”
  又昧着自己的良心补上一句:“是一个自大狂和神经病。”
  金:这句话你重复了很多次了……
  格瑞看着金颇有无奈的眼神,也是想起了自己曾无数次的说嘉德罗斯的坏话。
  稍微有些尴尬。
  但是格瑞顺手就把金的毛巾拿在手中,说到:“坐床上,我帮你。”
  金也是乖巧的走到床边坐下,格瑞拿着毛巾熟练的擦拭金柔软的金发。
  “格瑞,”金突然叫到,“你为什么会突然玩游戏呢?”
  格瑞动作没有停下,只是陷入思考。
  为什么呢?好像是当时……看见了宣传海报,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NPC,莫名其妙的就被吸引了。
  游戏操作不难,也不简单,格瑞反反复复的练习了很久。
  “不知道。”
  格瑞这样回答金。
  他是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吸引。
   可他估计也想不到,就因为自己把金拉入了坑,给自己招了多少情敌。
  
  

p1:
  奈布:我抓着你,你不可以去抓我的队友哦!
杰克:好好好,都听你的

p2:杰克:公主抱带你去地窖呀
    奈布:羞羞